饥饿的苏丹

当人们纷纷打听小女孩的下落,遗憾的是,卡特也不知道。他以新闻专业者的角色,按下快门,然后,赶走兀鹰,看着小女孩离去。凯文·卡特静静的在那儿等了20分钟,并选好角度,尽可能不让那只秃鹰受惊,待秃鹰展开翅膀。

拍摄完毕后,凯文·卡特赶走了秃鹰.后来他说,他在那儿等了20分钟,希望那只鹰能展开翅膀。拍完照片后,卡特赶走了大鹰。注视着小女孩继续蹒跚而行。然后坐在树下,点起一支烟,念着上帝的名字放声恸哭。

扩展资料:

创作背景

一九九三年苏丹战乱频繁的同时发生了大饥荒,南非的自由摄影记者凯文·卡特(Kevin Carter)来到战乱、贫穷、饥饿的非洲国家苏丹采访。一天,他看到这样一幅令人震惊的场景: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苏丹小女孩在前往食物救济中心的路上再也走不动了,趴倒在地上。

而就在不远处,蹲着一只硕大的秃鹰,正贪婪地盯着地上那个奄奄一息的瘦小生命,等待着即将到口的“美餐”。凯文卡特抢拍下这一镜头。1993年3月26日,美国著名权威大报《纽约时报》首家刊登了凯文·卡特的这幅照片。接着,其他媒体很快将其传遍世界,在各国人民中激起强烈反响。这就是后来获得普利策新闻大奖的那幅照片。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饥饿的苏丹

这张照片的构图是普通的三分法(“井”字构图法),猛禽与小女孩分别位于“井”字四个交叉点的左上点和右下点;空旷的环境使两个主体更加显得突出,而本不该处在一起的一个虎视眈眈的强势猛禽与一个倒伏在地奄奄一息的弱势孩子,出现在一个画面上,禽类的强势与孩子的弱小与人们的正常思维形成巨大反差,给人以更加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思想冲击。色彩是普通彩色胶卷成像效果,基本没有进行后期处理;在中午强烈的太阳光下,加上空旷荒芜的环境突出显示了当时非洲大地的干旱(如非必需,一般拍片时是尽量回避这个时间段的)。
所以,这张照片的技术含量并不高,只是一些基本手法(但基本功扎实),是抓拍来的照片。它之所以获奖,关键并不是照片的拍摄水平,而是它所包含的信息,给人以触目心惊的感觉,突出了苏丹的大饥荒。
喜欢阅读
  • 偷得一生情

    偷得一生情

    “受孕三周。你体质特殊,建议生下宝宝……”童瞳前脚跨进大学校门,后脚便开启未婚妈妈的彪悍人生。某日,她被某嚣张大总裁截住:“你偷我的种?”“偷了又怎样,难不成你想赖上我?”她磨刀霍霍地呛回去。“别紧张。”他挑眉,“许你再偷一次!”

  • 特殊职业

    特殊职业

    迫于生计,我进入火葬场吹尸体,那天工作我吹了一具美人尸,结果……

  • 济世玄医

    济世玄医

    出生中医世家,身具百门传承,行医济世,治病救人。什么?绝症?没问题,保证手到病除。校花萝莉,冰山御姐,你们有病,等着,我给你们治病.......

  • 超级龙兵

    超级龙兵

    他是特战兵王,却因一怒冲冠而被开除。他带着一双铁拳和神奇医术重回都市,武道克敌,医术救人,横扫一切障碍,脚踩所有对手。且看超级龙兵如何纵横都市,护美兴家,迅速登上人生辉煌之巅。

  • 快穿:宿主太凶残

    快穿:宿主太凶残

    一年前,薛止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女医生,她不仅被男友绿,还被同事诟病是个不会笑的面瘫。一年后,有个西装笔挺长相绝美的极品男人出现在医院,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叩着桌面,“你们这儿有个叫薛止的吗,把她叫来。”同事们纷纷表示:帅哥,相信我,你就算再帅我们莫得感情的薛医生也不会对你笑一下!薛止的医生前男友也在一旁表示不服,薛止不会笑的,她绝对不会笑的,你长的再帅也不行。可下一秒,所有人都惊的差点掉下下巴。只见平日里高冷的宛若面瘫的薛医生笑的一脸灿烂地勾上男人的脖子,“亲爱的,你怎么来啦~”#我,薛止,一个莫得感情的外科医生##我,江策,专治各种莫得感情#

  • 纵横DNF

    纵横DNF

    “小B,还在玩劲舞团泡妞呢?太落伍了,玩这游戏钓到的不是伪娘就是大娘!哥给你指一条明路,去玩DNF吧,大神江涛听说过吗?人家涛哥随便一件装备扔地上,七八十个艺校美女疯跑过去暖床!个个都是处!

  • 跷爱星妻,驯服第一老公

    跷爱星妻,驯服第一老公

    他是一个军人,一生从未奢望娶到十全十美的美娇娘。她是一个明星,一直为自己的事业在娱乐圈奋力打拼。当正儿八经遇上了美艳动人,当枪支弹药擦到了闪亮之星,那激情可想而知。可谁知……褪去军服,换上西装,他该如何玩转职场,保护美娇娘。爱意填恨,满心疮痍,她该如何驾驭情仇,换得个逍遥。“姓钟的,滚开!”简唯使劲按着喇叭。钟毅骁双手撑在简唯的车前盖上,一脸痞笑:“好啊!你只要答应我的求婚,我立马就从你的车前走开,然后坐到车里......让你慢慢享用!”

  • 前世万般思念

    前世万般思念

    当安然从楼上跳下来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刻,傅景深才明白,原来他会疼,疼到他这具身躯都承受不住!三年,一千多天!他都在不停的想要抽她的血,而现在……他恨不得将他的血,乃至心脏都挖给她。只求,只求她能活着!可,她却不要!安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然的笑:“傅景深,我要你活着,活着受尽愧疚与折磨!”她的声音不大,却犹如最残酷的惩罚抽打着他的身躯。他的余生,注定只有痛再无爱。

  •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jwc.sqnu.edu.cn
  • jingshenkejia
  • a little water
  • 弘扬中华传统美德
  • thriftjava
  • 凯利麦格尼格尔
  • winds of change
  • minnatosaveskushina
  • 花的唄 假名
  • cv2 imwrite空
  • points公司
  • listlinkedlist
  • 期待上帝给我快乐和惊喜的英文
  • wwwuuoucom
  • 海洋国旅马代游
  • 大队委竞选稿4年级
  • 阴历十一什么意思
  • 最强都市学生免费阅读
  • 本田cvt变速箱如何保养
  • 50264-3-1
  • All Right Reserved 雁塔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