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主 粤语

粤语“过主”思是走开点。

粤语“过主”指用较为不客气的语走远点,走开。例如在公上有人故意堵住路,已经跟这个人说麻烦让一下,但还是堵在那里,这时候就可以比较不客气的说“过主”。

粤语有九声六调即一种声调对应一种发声,六种声调对应六种发声,剩下三种发声就是入声。实际上阴入、中入、阳入声调的音高,与阴平、阴去、阳去是一样的,不过是用-p、-t、-k韵尾的入声字用以区分。

扩展资料

“过主”的近义词:

一、闪开

释义:指避开;让开。

引证:周而复 《上海的早晨》第一部六:“有人来,姊妹们歪一歪嘴或者手指一下,她便懂得,暂时闪开,机警地隐在灰布门帘后面。”

二、让开

释义:指让出空档;避让开。

引证: 艾青 《抬》:“请你们让开,请你们走在人行道上。”

叫人"滚到一边去"的意思,但语气比"滚到一边去"稍显"客气"些.带点戏虐性的吧,以前乞丐乞讨的时候,当那家主人看到不耐烦或者不开心,就会跟他们说“过主啦,不要在这挡着”粤语“过的意思就是例如:搞我,别打扰我”、“”这类词。
  其他粤语举例:
  老三老四(上海话发音:老塞老四)形容没什么阅历的人装资格老摆腔调。
  神之胡之(上海话发音:森字无字)就是无法无天的意思。
  斗五斗六(上海话发音:豆唔豆落)形容一个人粗枝大叶到处坏事。
  一天世界(上海话发音:夜替四噶)一塌糊涂的意思~褒义贬义都可。
  轧姘头(上海话发音:个拼豆)很容易理解的~就是男女在外插花出轨。
  奥斯两百开(上海话发音:凹丝两八开)暂停的意思。
  猜东里呀猜(上海话发音:才东里呀才)就是石头剪子布的上海话版本。
  猪头三(上海话发音:字豆塞)骂人的话猪头。
  热昏(上海话发音:捏昏)形容脑子发热~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港币样子(上海话发音:刚比样子)骂人的话~性质比较严重。
  戆大(上海话发音:刚度)白痴傻子~也可以是朋友间昵称。
  人来疯(上海话发音:拧来风)普通话也有的人来疯。
  搞搞路子(上海话发音:告告路子)指教训教训意思...叫人"滚到一边去"的意思,但语气比"滚到一边去"稍显"客气"些.
喜欢阅读
  • 偷得一生情

    偷得一生情

    “受孕三周。你体质特殊,建议生下宝宝……”童瞳前脚跨进大学校门,后脚便开启未婚妈妈的彪悍人生。某日,她被某嚣张大总裁截住:“你偷我的种?”“偷了又怎样,难不成你想赖上我?”她磨刀霍霍地呛回去。“别紧张。”他挑眉,“许你再偷一次!”

  • 特殊职业

    特殊职业

    迫于生计,我进入火葬场吹尸体,那天工作我吹了一具美人尸,结果……

  • 济世玄医

    济世玄医

    出生中医世家,身具百门传承,行医济世,治病救人。什么?绝症?没问题,保证手到病除。校花萝莉,冰山御姐,你们有病,等着,我给你们治病.......

  • 超级龙兵

    超级龙兵

    他是特战兵王,却因一怒冲冠而被开除。他带着一双铁拳和神奇医术重回都市,武道克敌,医术救人,横扫一切障碍,脚踩所有对手。且看超级龙兵如何纵横都市,护美兴家,迅速登上人生辉煌之巅。

  • 快穿:宿主太凶残

    快穿:宿主太凶残

    一年前,薛止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女医生,她不仅被男友绿,还被同事诟病是个不会笑的面瘫。一年后,有个西装笔挺长相绝美的极品男人出现在医院,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叩着桌面,“你们这儿有个叫薛止的吗,把她叫来。”同事们纷纷表示:帅哥,相信我,你就算再帅我们莫得感情的薛医生也不会对你笑一下!薛止的医生前男友也在一旁表示不服,薛止不会笑的,她绝对不会笑的,你长的再帅也不行。可下一秒,所有人都惊的差点掉下下巴。只见平日里高冷的宛若面瘫的薛医生笑的一脸灿烂地勾上男人的脖子,“亲爱的,你怎么来啦~”#我,薛止,一个莫得感情的外科医生##我,江策,专治各种莫得感情#

  • 纵横DNF

    纵横DNF

    “小B,还在玩劲舞团泡妞呢?太落伍了,玩这游戏钓到的不是伪娘就是大娘!哥给你指一条明路,去玩DNF吧,大神江涛听说过吗?人家涛哥随便一件装备扔地上,七八十个艺校美女疯跑过去暖床!个个都是处!

  • 跷爱星妻,驯服第一老公

    跷爱星妻,驯服第一老公

    他是一个军人,一生从未奢望娶到十全十美的美娇娘。她是一个明星,一直为自己的事业在娱乐圈奋力打拼。当正儿八经遇上了美艳动人,当枪支弹药擦到了闪亮之星,那激情可想而知。可谁知……褪去军服,换上西装,他该如何玩转职场,保护美娇娘。爱意填恨,满心疮痍,她该如何驾驭情仇,换得个逍遥。“姓钟的,滚开!”简唯使劲按着喇叭。钟毅骁双手撑在简唯的车前盖上,一脸痞笑:“好啊!你只要答应我的求婚,我立马就从你的车前走开,然后坐到车里......让你慢慢享用!”

  • 前世万般思念

    前世万般思念

    当安然从楼上跳下来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刻,傅景深才明白,原来他会疼,疼到他这具身躯都承受不住!三年,一千多天!他都在不停的想要抽她的血,而现在……他恨不得将他的血,乃至心脏都挖给她。只求,只求她能活着!可,她却不要!安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然的笑:“傅景深,我要你活着,活着受尽愧疚与折磨!”她的声音不大,却犹如最残酷的惩罚抽打着他的身躯。他的余生,注定只有痛再无爱。

  • 猜你喜欢
  • 热门推荐
  • 三氯化铁反应
  • 时空门后二十年 改名
  • 注册送彩金客户端
  • 夏日女唐装
  • 张浩锋ashley微博
  • 白蛇传音乐剧
  • 通信451定额预算
  • 舞力全开 中文 wii
  • pi合金爱国者1 12
  • 琥珀之剑 罗曼
  • ps4发热怎么解决
  • 磊科nw719信号灯
  • ink有连接的意思吗
  • dota2屏幕滚动速度
  • linux sysctl shmmax
  • 安踏rr5篮网测评
  • 苹果id被停用怎么恢复
  • 如何安装sep writer
  • 2018年2月11日农历
  • ftp远程连接oracle
  • All Right Reserved 雁塔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