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塔文明网

民间阴阳先生小说_民间阴阳先生小说阅读

完本

民间阴阳先生

来源:掌中云 作者:诡蜀叔 主角:小素,何贵 标签:乡村,鬼怪,小人物,道士,道术

今天小编带来民间阴阳先生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小素,何贵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诡蜀叔,鬼抢水饭人活命,五行照地倒乾坤,阴阳五仙轮回过,不问世人吃哪门,黄大仙作乱,蛇娘娘吃人,狐妖勾魂,究竟是天灾还是人劫,且看谢不凡带大家遨游民间风水诡术……

民间阴阳先生精彩章节:

整件事情发生得太快,我都没来得及思考,和李二麻子缓了半天,我们才商量怎么处理尸体。

报警肯定是不行,尸体在我家,警察会相信我们说的话吗?

最后商量,我们决定趁着晚上夜黑,将老二和那只黄鼠狼弄去扔进大山里。

不过在这之后,却发生了大事儿……

距离这件事情后不过两天,李二麻子突然离奇死亡,死相十分凄惨,七窍流血,面色惊恐,双眼外凸充满血丝,舌头伸得老长,是自己给掐死的。

我和小素被这事儿吓得终日惶恐不安,每天睡觉都做噩梦,老是梦到李二麻子惨死的面孔,害怕我们也和李二麻子一样厄运来临。

而麻烦,还是来了……

距离李二麻子死的第七天,这天我在门口劈柴,竟然看着李二麻子踏雪而来,他的身子歪歪斜斜的,走路的姿势就像是一个患了脑瘫的残疾人,一步一顿,但却走得不慢。

地上的白雪被他踩得咔擦咔擦响,好像是在踩着人骨头一样,听得人头皮发麻。

李二麻子已经死了的,这时候的他肯定不是人,我看到这一幕,不禁吓得惊叫一声,转身就往屋里跑。

但李二麻子却笑道:“你跑什么跑,你跑不了的,下一个就是你,你一家子都跑不了,它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听到这话,顿时止住脚步,眯眼问道:“你说什么?它是谁?它到底是谁?”

我不断地追问李二麻子,李二麻子却不再说话,只是抿嘴笑着,笑得十分诡异、阴冷,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我笑。

那笑容,好像看着我的下场了一样。

而这件事过后,我每天噩梦不断,做事情也是事事不顺心,还总是会遇到一些离奇古怪事情。

比如有一天从地里回来,突然听见大公鸡说我死期来临;又有一天听到黑狗说我一家即将大难;吃饭的时候看到耗子爬上灶头四仰八翻的打滚儿,怎么赶都赶不走;还有圈里的猪牛羊一天天撕心裂肺的叫,像是板命一样。

鸡狗说人话?耗子不怕人?牛羊在板命?

这事儿实在是古怪,搞得我整天精神恍惚,可好几次给小素说,但小素都认为我可能是幻听了,整天担心导致的。

不过后来的一件事情,让小素觉得确实是来了大麻烦。

这天,我从地里回来,刚到家,就看到一只黄鼠狼堵在门口,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要吃人似的。

而这只黄鼠狼就是当初从老二肚子里爬出来的那只。

小素见我回来,从屋里出来,那只黄鼠狼继而将目光转移到小素身上,一眨不眨的盯着小素的肚子。

我尽是疑惑,这只黄鼠狼不是已经死了的吗?

看着它死盯着小素的肚子,我又想起当初就是这只黄鼠狼和那个逃犯搞的鬼,一时气不过,提起锄头就要砸它。

可黄鼠狼却奇了怪了,我一锄头砸下去,它躲都不躲一下,还是直愣愣的盯着小素。

见一锄头没有砸死它,我骂了一句,又是一锄头砸过去。

黄鼠狼还是不躲闪,挨了一锄头,本来看着它的身体都已经扁下去了,但又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恢复原貌,还是死死的盯着小素。

我急了,一口一个畜生的骂着,手中的锄头不断地砸,也不知道砸了多少下,一直把黄鼠狼砸成了一滩肉泥,这才收手。

但直到死,黄鼠狼那一双眼睛都还是死死的盯着小素,眼神里充满了炽热,好像是要钻到小素肚子里面去一样,不过却还带着一股杀气。

杀了黄鼠狼,本来我以为这事儿算是结了,可当天晚上,家里就出了事儿。

这一晚,我正在睡觉,突然间听到房顶上瓦响,咔咔咔咔的瓦响好像是有人在房顶上走动一样。

我暗叫不妙,以为是之前那个逃犯的同伙前来报复,拿起尖刀就冲了出去,可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儿,都没有找到人。

但一回到屋里,房顶上又传来瓦响声,比之前还大声,像是有人在揭瓦一样。

一晚下来,我不断地拿着尖刀出去,但一出门,声音就没了,一回来,揭瓦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而接下来的几天,一到晚上,房顶上就不断地有瓦响,甚至还有敲门声,吵得我和小素夜不能寐,食不安心。

小素怀着身孕,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便让我去请团村的胡半仙帮忙。

胡半仙是村里有名的阴阳先生,本命胡文生,六十上下,方圆几里名声很响,道法高强,人人敬畏。

但他性格却有些古怪,有三不救。

乃是作恶多端者不救,无德者不救,无重金者不救!

我对这个胡半仙多少了解一些,知道他好酒,准备了上好的佳酿,又带了钱财,来到胡半仙家,刚想推门进去,里面就传来胡半仙呵斥的声音。

“跟了一路,还想进我家门不是?”

胡半仙语气冷冽,说得我摸不着头脑,以为是胡半仙不帮忙,急忙哀求道:“胡仙家,我是杨村何贵,来请仙家救救……”

我话还没有说完,胡半仙打断道:“老何,我骂的是跟着你来的东西,没有说你。”

听到这话,我回头看去,可身后却什么也没有,倒是一旁的一条大黑狗不断地朝着坝子前的杨柳树叫个不停,好像那儿有啥一样。

“你推开门,向左一步后向前三步走,然后向左直走进来就行。”

胡半仙再次说话,我点点头,刚一推门,房梁上的铃铛就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而坝子前的那颗柳树也是无风摇晃,呼呼作响。

那条大黑狗更是没命的叫,双眼瞪得通红,凶神恶煞的样子。

我吓得后脊背冒冷汗,按照胡半仙的话,急忙进屋。

胡半仙在偏房画符,我走过去将东西放下,把钱掏出来放桌上,开口刚想说明来由,胡半仙却摆摆手,道:“我知道你的来意,你是实在人,酒是好东西,钱你收回去,我会帮你的。”

我暗自惊讶,自己什么话都没说,这胡半仙就知道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