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塔文明网

诸葛草夏炎君小说_诸葛草夏炎君小说名字

完本

鬼夫养成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猫妖 主角:诸葛草,夏炎君 标签:都市,言情,鬼怪,情感,暧昧

今天小编带来鬼夫养成记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诸葛草,夏炎君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猫妖,不爱钱财忠于银子的诸葛草,在几大箱银子的诱惑下,接下多金雇主夏炎君的任务。夜探险地,驱鬼降怪,失败而归,屡战屡败,被恶鬼惦记不说,还被多金雇主夏炎君骚扰。“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诸葛草多次强调。夏炎君一笑而过,继续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一次次险境逃生,她逐渐沦陷在他的温柔盅惑中。“你是我的药。”夏炎君在她耳畔低语。“什么药?”诸葛草反问。邪魅一笑,夏炎君步步深探而下:“移动的情药。”

鬼夫养成记精彩章节:

一般情绪不会那么容易泛滥的啊,难不成那办公室阳台外眺望的风景,有毒?

50秒。

电梯还在不断的下坠,数字在9号楼跟4号楼反复上下。

诸葛草沉着脸看了眼电梯角落蔓延出的黑色雾瘴,冷哼,双手结了一个复杂的印右手反掌打在了角落。

“叮。”电梯到达地下室。

走出电梯,看着似乎比昨天还显得黑漆漆一些的地下室,诸葛草一跺脚,啐了一句:“你他妈的再不出来,我就送你上天。”

一道黑气凭空而显,待黑影消散便露出里头那张清秀俊美的脸庞。

周莫离嘻嘻哈哈飘然而至:“我就是跟你开个小玩笑,你至于那么生气么?”

方才在电梯上的情况,便出自他之手。

诸葛草瞪了他一眼,指了指漆黑的地下室,皱眉:“我没空陪你玩这些小把戏。你瞅瞅这个地下室,是不是有一些……不对劲?”

周莫离身形飘荡了几圈,深吸一口气:“空气如此清新脱俗,这都是十足十的煞气啊,大补,大补。”

抬起脚就忍不住的踹了他一脚,可惜他只是个鬼魂儿,诸葛草只能踹个空影。

低头无比哀怨的看了眼那只踹进自己身子的脚,周莫离抬头:“草草~你就那么想揍我吗?方才你跟那男人在楼顶调情,我都识大度的没去打搅。这一转眼,你就忘却人家的好了。”

别说想揍他,想杀了他的心也有了。满嘴的废话连篇,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诸葛草收回自己的腿,转过身就往昨天夏炎君带去的那道门边。

就在一人一鬼踏上了征途之旅时。站在办公室阳台,修长身子倚靠着栏杆的夏炎君,腥红的眼眸平静的注视着A市这个灯火繁荣的城市。

人世间,兴衰更替,转眼便是百年,千年,万年……

夏炎君沉默着回过身,身形修长的他在地上的影子,既孤单又无比强大。

楼梯还是那个楼梯,视力异于常人的诸葛草没有照明的念头,脚步敏捷的往下走。

周莫离飘在她的身后,抬着的右手亮起一道绿油油的鬼火,嘴里还不忘提醒着下楼的诸葛草:“慢点慢点,我这不费电。”

一心都扑在下面那个大BOSS,也还记得昨个离开时,那满地爬上来的干尸孕妇,诸葛草甩了他一记白眼,自顾自走的更是飞快。

她今天带着周莫离来,是想着两只都是个鬼,互相打个照面,没准儿还能知道点啥。

不奔着消灭对方为主要目的……不过若是顺手的话,何乐而不为?

“你给我靠谱点。”诸葛草望着最后一层阶梯,瞥了身边还亮着鬼火的周莫离。

“是是是。”周莫离看着那阶梯下那一整片足有三百米宽敞的地方,嗅了嗅,大惊:“这儿的煞气,更浓郁了。而且,怨气冲天啊。这要是放出去,都够给天戳个窟窿眼的。”

一步步的走下阶梯,没之前走的那么急了。诸葛草指了指那些坑洞,沉吟:“你看这些坑洞的位置没有,我昨天还没有注意到,今天站的高了才发现问题。”

被那么一说,周莫离仔细的瞅了瞅,只抽一口凉气:“草草,这人是什么来头,这……竟然是想的出八卦来瞒天过海,高手啊!”

一脸的凝重,诸葛草站在了阶梯的第九个台阶时停了下来,并往后数了数身后的。

“这楼梯也有问题。昨天跑得太急,也没想那么多。”诸葛草脸上越加凝重。

不深想不知道,一深想,似乎处处都是套路。

周莫离拍着胸脯,一脸惊恐:“草草,你有话就说,别吓我,我心脏不好。这里已经够阴森恐怖的了,要是冒出个鬼……啊!”

一个孕妇干瘪的人头咕噜噜的从上面的台阶滚了下来,诸葛草一脚当做足球踹开,同时扭过头拧牙:“闭嘴!”

“哦。”周莫离立即双手捂嘴。

她叫这货可不是来吓自己的,竟然是比她还丢人现眼。哦,不,是丢鬼现眼。

“八卦本是聚灵镇魔物的,竟然被利用拿来镇住这些怨气滔天的人来滋养中间那个魔物,能想出这一招的人,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而且这楼梯,布局巧妙,既能够锁住这些,不让这些东西出去作恶,同时也是他们无法被阴间的黑白无常探到踪迹的屏障。”诸葛草踹飞了那头颅,一边说着一边警惕盯着远处那个坑洞。

周莫离眨着眼认真的看了看诸葛草,惊讶:“草草,是不是我们平时接触太少了。”

“嗯?”一脚踩到了底部,诸葛草全部的心思都落在了远处那个坑洞,暗暗有些惊疑。

怎么今个一点动静也没有?而且,那些干瘪的孕妇呢?除去刚才咕噜噜滚下来的一个人头,其余的呢?咋的一下都跟人间蒸发一样的?

这边的周莫离嘴角似笑非笑,望着诸葛草的侧脸:“我发现你这认真专注的样子,还蛮迷人的,我都有点点动心了呢。”

对于他嘴里能不能吐出象牙这事儿,诸葛草在自己的心里彻底打了个大大的叉。

好似没听见一般,继续的往前走去。

她是要一探究竟的,总不能白来一趟。

“你还真的是好大的胆子。”一道嘶哑的嗓音响起,回想在这三百多平米的空旷洞里,就算不见鬼影。

“那些孕妇呢?”诸葛草眼波不兴,语气淡淡。

周莫离一改方才不正经儿的模样,似乎是感知到对方的实力绝不亚于他之下,立在诸葛草的身边,警惕四周。

一双腥红大如足球的眼眸就这样突兀的闪现在半空,也正是因为放大了,那对眼眸中心的宛似猫的竖立瞳孔也很明显。

“草草,我们打不过……”周莫离靠近诸葛草低低说。

诸葛草略一点头,小脸凝重的再看了看那对眼眸,认真说:“如果你能变幻的话,还是变得好看一些好,不然很影响视觉,你这样非常没有美感。”

话一出口,别说对面的煞气沉默了两秒,连周莫离也愣了。

“不知死活。”像是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那双眼眸瞳孔放大:“你不是好奇那些孕妇哪里去了吗,我做成好玩的玩具打算陪你玩玩。”

好玩的玩具?

诸葛草想了想。只不过大脑还没来记得发挥想象力,诸葛草就知道这好玩的玩具是怎么个一回事了。

从胳膊断开的手密密麻麻从地表破土而出,诸葛草当场就犯了密集恐惧症。

本能的想拉着周莫离往楼梯上跑,不料某人是直接用飘的,而且非常不仗义的已经在前边了,还扭过身对着她叫喊:“草草,快跑。”

哎,怎么就带了这个混球?!

不过好在他还算是发挥了一丢丢的作用,还知道给她清理出跑的路线。

还没有到阶梯,诸葛草站住了脚跟,看着台阶上那似乎源源不断往下咕噜噜滚下来的头颅,二话不说捂住胸口,当场就给吐了。

“草草,你没事吧?”周莫离立即飞了回来。

不怕打起来就怕对方太恶心,诸葛草吐了晚饭的一碗薄粥,又干呕了几下,突然恨起自己那不错的视力。

周莫离看了眼台阶又看了看那逐渐爬出来的手,从自己的怀里抽出了一把长剑,剑身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吐的差不多了的诸葛草一抬眼,赞道:“好剑。”

听了她的话周莫离哭笑不得,双手握剑,正打算开一条路出来被诸葛草阻止。

咬破自己的食指,诸葛草将自己挤出的血涂在他的剑上:“你别忘记了你也是鬼,你这一剑下去是打算开路还是给它们大补?”

“哦哦。”周莫离不好意思笑了笑:“我差点都忘记自己是鬼了。”

那对腥红的眼眸静静看着那对几乎被包围的一对儿,瞳孔微一缩。无数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就这样出现在墙上,台阶上,似乎是被镶进去一般。

诸葛草顿时浑身汗毛一竖,头皮发麻,弯下身子又忍不住的干呕。

眼珠出现后不久,爬出的手开始往两人包围过去。周莫离无奈着身边的人的反应,手中紧握着剑快速的清理。

人家胜在量多,不出片刻,他还没有清理出多少,前后的道路硬生生就给封死了。

诸葛草忍着难受帮了周莫离一把,闭着眼的她扯出了自己胸口的铜制八卦形成一道屏障,不放心的还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风铃。

“风铃?”手挥累了的周莫离发现那些手与头颅靠近不了他们半步,只能在这八卦形成的一个小半圆外堆积成山,偷懒的停下了手。

“嗯……”诸葛草闭着眼,根本不敢睁眼。

就在刚才,她这一睁眼,发现地面上都是黑白分明的眼珠,吐得简直跟吃了炫迈口香糖似得,根本停不下来。

“做什么?”周莫离困惑。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