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塔文明网

荒情入骨缠芷善若殇_荒情入骨缠芷善若殇小说阅读

连载中

荒情入骨缠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芷善若殇 主角:李希,韩信 标签:言情,虐恋,阴谋,纠葛,虐爱

今天小编带来荒情入骨缠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李希,韩信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芷善若殇,“你爱我吗?”“地老天荒!”“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们各自走散,就当是人世间一种缅怀吧。”她走了,什么也没有留下,韩信的心却丢了,什么时候才能找回……

荒情入骨缠精彩章节:

“怎么回事儿?”李希不由得低哼了一声,头痛已经完全掩盖了自己的所有的记忆,她断片儿了。

李希转身抱住一个健硕的身体,她全身突然间像触电一般,这个人似乎不是他老公,她隐隐感觉不妙。

所有的疑问让李希睁开了疲惫的双眼,眼皮还在下沉,可是下一瞬间所有的疲态都已经化为乌有,因为他所有的疑虑都已经成真。

“啊!”李希本能的尖叫了一声,胡乱拽着一个东西缩在墙角。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也听见声音,他缓缓起身,仿佛一切都司空见惯。

“你,滚!”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就表达出了他对李希的所有厌恶。

就在这时,门外冲进来了一群记者,手里拿着家伙什儿,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她们快如闪电,对着韩信和床上的李希就是一阵咔嚓作响。

“韩先生,请问您和床上的这位是什么关系,听说她是杨氏经理的妻子?”

“韩先生,请问你们这样多久了,你们家里人,知道吗?”

记者噼里啪啦就是一阵询问,就像是忙着采蜜的蜜蜂一样。

刚好就在这时门外又冲进来两个人,神色哀怨,痛苦万分。

“李希,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直接爬到了别人床上,你真的让我觉得恶心!”杨飞开口就是埋怨,眉头紧锁,像是碰见了垃圾一样。

这时,杨母陆丽一个箭步冲到了李希面前,对着她就是一耳光,所有的快门声奇迹般的销声匿迹,只有那耳光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

陆丽扇完耳光,眼神鄙夷的看着李希,顺势就从包里掏出了湿巾纸,一边猛的擦手,一遍斜眼看着李希说:“碰了你这种女人是有病毒的。”

顿时李希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子,她惊愕,平时温柔贤淑的婆婆变得如此犀利难忍。

李希失去了别人的信任,不对,是亲人的信任,她再一次把指甲掐进了肉里。

“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从我的家里滚蛋!”这时一言不发的韩信终于不想忍耐了。

陆丽冷哼一声,转过身来,用余光扫了一眼韩信,这就是了,百闻不如一见,看来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对的。

“呦,这不是奥蓝的公子么?”陆丽挡住本想离开的韩信。

韩信根本不看陆丽一眼,他安然的收拾完东西,准备转身离开,根本无心在意这些个破事儿。

陆丽眼看自己控制不住场面了,她有一些尴尬。

“站住,我在跟你讲话你听不见的吗?你和我的儿媳妇做这种事情多久了,人赃俱获,难道还想抵赖不成,没想到奥蓝净出些下流之辈。”陆丽紧跟在韩信背后试图让这件事情愈发不可收拾。

他厌恶的转过身来,打量着这个叫住自己的女人,再顺着床边看了过去,那个和自己同床的女人,说:“是这等货色,真是可敬!”

说完摔门而出。

李希被大家的眼神镇住了,她不知如何是好,李希想解释,可是却不知从何说起,就连自己对这件事情也是糊涂的,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李希渴望的看着杨飞,谁知杨飞根本连自己看一眼都不愿意,这还是爱自己的那个男人吗?李希沉默。

“这件事你把我们杨家的脸都丢进了,自己收拾行李滚吧!”陆丽看见自己追不上韩信,转身发泄给了李希。

韩信离开以后,那些记者一窝蜂的就离开了。

陆丽哂笑,悄悄对着杨飞说:“我们的目的达成了,明天新闻肯定是头版头条,韩震的老脸肯定没法儿摆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杨飞明白了陆丽的意思也准备离开。

李希被当成一个透明人,她飞奔上去拉住杨飞:“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昨天喝醉了酒,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真的……”

“拿开你的脏手,让人恶心。”杨飞像丢垃圾一样甩开了李希。

谁来听她解释,李希泪奔,二十多年倔强的心就在这一刻崩塌了。

婆婆叫她滚,杨飞一句话没有。

她恨韩信,恨陆丽,恨杨飞,恨世界所有人。

李希拿起手机打电话,她需要找人倾诉,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她差点崩溃。

“希希啊,怎么了,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嗯,你说啊,怎么了,有事儿吗?”李希的父亲李强国慈爱的询问。

本想开口的李希迟疑了,她该怎么办呢。

明天这件事情肯定会上新闻的,父亲是个爱看新闻的人,他一定会看到。

“没事儿,爸爸,最近你辛苦了,如果你觉得累就别干了,女儿养你。”话到了嘴边,李希还是没有勇气告诉父亲。

“傻孩子,我好的很,那这样吧,我下了班给你打电话,我这会儿还要搬些东西,先挂了啊。”还没说几句话就挂了电话。

李希脸上没有了血色,父亲一定不会接受这样的自己。

李希穿着那天去酒吧的衣服,鞋子早已经没有了,她光着脚一直从酒店走到了五里外的海边。

每当自己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在这里思索,宁静的海水会给自己启示。

海水已经漫湿了裙边,李希突然间感觉膝盖一阵刺痛,原来痛是这种感觉,李希以为自己早已忘了!

李希继续往前走,就在这时一个男人鄙夷的笑着说:“呵,在海边演一出苦肉计还真是恶心!”

李希下意识的回头,不是别人,正是韩信!

李希冷哼,又是一个看热闹的,今天的事情她还没有找这个男人算账,反而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她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什么东西拽的李希生疼,接着李希就像人偶一样生生的被拽了出来。

“你放开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看来自己和死还差一顿羞辱。

这个人是不是神经病,难道以为自己要自杀?!

李希试图挣脱这个男人的双臂,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的想法。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