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塔文明网

一赌为快小说_一赌为快小说阅读

完本

一赌为快

来源:掌中云 作者:瓮城老六 主角:阿锦,白宁 标签:都市,赌牌,逆袭,小人物,虐恋

今天小编带来一赌为快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阿锦,白宁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瓮城老六,仗义每多屠狗辈,欢场尽是义气姬。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一段痴情不悔的虐恋;一句肝肠寸断,一杯浓烈陈酒,且看他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一赌为快精彩章节:

依娜是在赌场做荷官的,平日里赌场生意好的话她能拿不少小费。加上她人长得漂亮小费总是比别人多,有了我这么一个弟弟对于她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她对我那是没话说。除了送我去上学之外,平日里吃的穿的都不会亏待我,还会经常给我零花钱。

从小和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日常生活总是会出现一些小状况。依娜平常在家里是特别随意的女人,可能是一直把我当个小孩子,她每次洗完澡之后都只穿一条很薄很短的睡裙,短到刚好直到大腿根部,那双修长的美腿惬意的晃悠在外面,一双玉足踩在人字拖上,大拇指总是俏皮的向上翘起。

可以说只要依娜不出门,她在家里总是这样穿,甚至有时候上身只穿着一件稍微大号一点的T恤,下面就只有一条小内内。很多时候我都忍不住去偷看,好几次都被她抓个正着,不过她都丝毫不在意,对我没有任何防备。

当时年幼的我对男女的事情还懵懵懂懂,不过每次看到那些不该看的,我心里就好似火烧一样,又热又痒。

慢慢的长大也懂事了,依娜平日里在家的一举一动就好似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我也开始找各种借口和她有身体接触,她不在家的时候我还会拿着她换下来的内衣和丝袜“干坏事”。甚至有一次我直接趁她睡着了爬上了她的床。不过那一次我并没有得逞,那晚我们彼此搂着睡了一夜什么事也没做。

依娜对我的宠爱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总觉得她是喜欢我的。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我,特别希望能够有一个家,也就因为这样我也爱上了这个漂亮的女人,从那个时起我就暗自发誓长大要娶她为妻,可世事难料,谁也没想到后来我和她会变成那样……

我初中毕业之后就开始在赌场混了,当时追依娜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混混。为了接近依娜那些人对我都特别关照,平日里我有什么事情不用开口他们都会来帮我。

这些人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老歪了,记得有一次我在街上被几个小混混勒索,他看到了,一个人当枪匹马直接把那几个小混混给收拾了。在我的印象当中像老歪这种做老大的人,平日里打架都不行,可没想到他身手这么好。

老歪比我大八岁,不是本地人,听说是云南人。最早的时候跟着他大哥过来这边赚钱,后来大哥死了就靠自己混出了一些名堂。有好几个小赌场都是他罩着的,和缅甸那些军阀关系也不错。

他喜欢依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献殷勤的事情他干的也不少,对依娜的关心那叫一个无微不至。平日里只要依娜生个病什么的,他总能第一时间赶来。

私下我也问过依娜,我说:“姐,我看老歪对你挺好的,你怎么好像不太领情?”

当时依娜笑着和我说:“你小孩子懂什么,他们那些男人只不过是喜欢你姐姐的外表罢了。每个人还不都想着占你姐姐我的便宜,要是再过个几年我老了,你觉得他们还会那么对我么?”

虽然依娜说得不错,我也懂,可我觉得老歪并不是那种人。很多年后事实证明我猜的没错……

我初中毕业之后没多久就跟着老歪混了,虽然当时依娜很反对,可处于叛逆期的我怎么可能妥协,最终依娜也就任由我去了。

老歪没怎么上过学,认识的字也不多,每句话都要带一个“我日”。我跟他在一起,他也没把我当小孩看,基本上都是平辈相交,而我也是唯一一个敢叫他“狗日的”的人。

外面的人都叫他“大憨包(大傻子)”,不是因为他真的傻,而是因为他老是喜欢装傻。平日里他见谁都是笑眯眯的,别人骂他他也不还嘴,甚至有时候打他,他都是带着笑的。而且他那种笑,一般人还学不来,让你看到他那笑容之后你就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了。

当然也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对他动手动脚的,能够骂他打他的人只有三种人,第一种:赌客。他不止负责看场子还要和赌客搞好关系,像他说的赌客都是他的衣食父母。

第二种人,大.佬,他罩着的那些场子的老板。他看到那些人的时候比孙子还乖,我毫不怀疑那些人让他去吃屎他都会愿意。

至于最后一种人也就是他乐意给别人打骂的人,这种人,整个迈扎央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一个是依娜。

……

“狗日的,你不是说好给老子买电脑吗?怎么说话不算话?你TM当我说的话是放屁?”我毫不客气的冲着老歪咆哮,一点也没把他当做老大。

老歪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傻笑看着我说:“我日,我老歪是那种人?前几天我已经托人给你从云南那边带了,估计明天就能到了。”

“真的?没骗我?”我有些兴奋的看着他问。

当时电脑这东西我也只有在赌场见过,总觉得很高级,我经常去找依娜的时候还在她上班的地方玩过一阵子,上面那个弹珠游戏特别好玩。后来我就寻思要搞台电脑,可当我知道电脑的价格之后我就傻逼了。

那个时候一台普通的电脑都要上万,虽然我跟着老歪混也算是上班了,可一个月他给我的钱仅够我用。不是说他亏待我,而是我那个时候用钱太大手大脚了。

“我日,差点忘记了明天是你姐的生日!你说这次我送点什么东西呢?上次送了个包她说太土,上上次送了根项链她说不好看……你说你姐到底喜欢啥啊?”老歪皱眉点燃了一支烟,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依娜过生日的事情比他收不到账还头疼。

我把他叼在嘴里的烟抢了过来抽了一口看着他说:“说你这狗日的傻你还不信,你送那些东西都是一般女人喜欢的东西,你觉得我姐是一般女人吗?”

老歪双眼放光的看着我拍了一下大腿:“说的有道理!”接着他又开始愁眉苦脸起来:“那你说到底要送你姐啥呢?”

我倚靠着沙发把腿搭在了桌上:“别说老子对你不好,我这次为了这个事情特意帮你打听过……”

“哈哈,我日,我就说你个小杂种,老子平日没对你白好。”老歪笑的嘴都歪了,一副巴不得抱着我亲一口的样子。

我有些嫌弃的看着他说:“我姐前段时间看电视的时候说要是她也能有辆车就好了,这个事情当时我就给你记下来了。”

“我日,车?车好弄啊,我那辆金杯买来还没到一年,要不明天我就让人把车洗干净了送过去?”

听着老歪这话,我差点没抽烟呛死:“就你那辆金杯?”

老歪认真的看着我点头:“恩。”

“哈哈哈,我告诉你,你要是明天真把你那辆破车送过去了,我姐能几年不搭理你。”看来我要收回我之前说老歪不傻的话,这家伙还真是够可以的。

我接着说:“你TM见过女人开面包车的?再说了,我姐那么漂亮的一个人,你给她开个面包车?你脑子被门夹了吧?”

老歪听了我的话之后兴奋的神情变得有些黯然失色,其实我压根就是骗他的。因为我就想让他为难,让他送不出东西来给依娜。

虽然他送给依娜的那些东西,依娜嘴上说着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私下是很开心的。可我并不希望这样,因为我也喜欢依娜,我看不得别的男人对她好。

上次和依娜看电视的时候,她说的并不是她想要车,而是想要玫瑰花。

“好了,不和你狗日的扯了,我姐要下班了,我要去接她了。”我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丢在了地上踩了踩站起来,丢下了还在苦恼的老歪就出门了。

出门之后一阵寒风吹得我精神抖擞,一转眼又到了冬天,每次到冬天的时候我总能想起依娜收养我的那个夜晚。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转眼当年的那个“小朋友”已经长大成.人了,而那个“大姐姐”依旧是那么美丽动人。

来到依娜上班的赌场,里面还是那么嘈杂。都说赌场是世界上最真实的地方,这种说法一点也不假。在这里你能看到人性的另一面,有可能平日里你觉得彬彬有礼的人到了这里,只要他输红了眼就会展现出一个“全新的自己”。

穿过大厅来到靠里面的一间包厢门口,一个服务员端着一个盘子站在门口,我走过去递给他一支烟用下巴指了指包厢:“我姐还有多久?”

服务员笑着接过我的烟说:“今天来个几个大老板,里面赌的正起劲呢,估计你姐今晚得通宵了。”

他虽然嘴巴上不说,不过眼神里尽是羡慕的眼神。因为遇到这种大老板来玩牌,发一个通宵牌,小费有可能抵得上好几个月工资。

不过我心里倒是有些不爽,毕竟明天是依娜生日,我们说好了一起去吃饭的,我还订好了一大束玫瑰花。要是依娜今晚真熬通宵的话,明天等她睡醒花都谢了。

我把头凑到门缝那朝里面瞄了瞄问道:“那几个老板哪来的啊?有些面生啊。”

“听说是山西过来的,煤老板,有钱的很。”

说着服务员扯了扯我的衣服,我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他,只见他冲我挤了挤眼睛,好像在说有谁来了。

我直起身来转头发现是赌场的主管,他挺着个啤酒肚,慢悠悠的朝着这边走过来。我心想原来是这孙子,这货外号,老肥,别人都叫他胖哥。平时可没少给依娜穿小鞋,屁大一点事他都要向上面打报告。

有一次我来找依娜,坐在休息间喝了一杯威士忌,他就和上面说依娜纵容亲戚黑公司酒水。那次的事情要不是依娜拉着我,我早就来找这货的麻烦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